噴精吞精

關於部落格
噴精吞精
  • 19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廁所太小,“重視”太晚太珍稀

  昨天,全國人民都知道了,杭州有一所和睦小學,740多名師生,只有一個40平方米的廁所。一到下課時間,廁所門口就排起長隊,有的孩子憋不住,尿過褲子。孩子們發明瞭“上廁所攻略”:如何避開上廁所高峰,如何減少上廁所的次數,其中一個辦法是:儘量少喝水。   報道說,“值得慶幸的是,這所學校只有一個廁所的情況,最近得到了拱墅區政協和區教育局等相關部門的重視……”確實值得慶幸,因為這個“重視”太珍稀了——因稀少而珍貴。   據報道,和睦小學是上世紀80年代初建造的,當時是12個班級的規劃。按浙江義務教育標準化學校建設要求,18班規模的學校,廁所面積要在140平方米以上。這樣說來,12個班級,至少要配80平方米的廁所。也就是說,該校在規劃建造時,廁所面積就嚴重不足。這個時候,該校廁所不足的問題就應該受到重視了,但“重視”在哪裡?   該上廁所的時候不能上廁所,該喝水、想喝水而不能喝。不是一天兩天,可能是幾年如此,生理規律被強行改變,師生的健康會不受影響嗎?   這篇報道還配了圖片,一隊男生笑嘻嘻地站在廁所外面,旁邊站著一個老師在維持秩序。這麼些年裡,有沒有老師對學生說:我們本來不用排隊上廁所的,不應該讓大家排隊上廁所;讓你們排隊上廁所,是侵犯了你們的權利。沒有人能說這些話是錯誤的,但肯定沒有老師對學生講過這些話。如果有老師對學生講這些話,不但改變不了廁所面積不足的現實,這個老師還能不能繼續教書都是個問題。於是,孩子們笑嘻嘻地、很有秩序地在廁所外面排著隊,無形中習慣了、適應了這樣一個秩序:有人的合法權利是可以被侵犯的,有人失職是可以不受追究的;在學校內部,這些事情連說都是不能說的。   如果這些孩子讀到中學、大學,一直到長大成人,都沒有人告訴他們有什麼權利,他們的權利不可侵犯,那麼,在權利被侵犯、被剝奪的時候,他們還是會一直這麼笑嘻嘻地生活下去。現在很多成人就是受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,這些孩子無非是在重覆他們父母的經歷罷了。   從上世紀80年代初的12個班級,到現在的20個班級,廁所面積不足的情況越來越嚴重,這個過程中,有關責任部門的“重視”在哪裡?如果是重視的,效果又在哪裡?   在廁所面積不增加的情況下,學生人數增加到了20個班700多人,當然有不得不增加的客觀原因,如轄區內外來人口子女增多,居住人口增多等;而學校面積就是那麼大,已經沒有辦法增加廁所面積了,不然現任校長也不必絞盡腦汁找地方建廁所。但是,既然學校面積無法增加,為什麼不可以移址另建和睦小學,所需土地,比開發一個樓盤所需土地面積小得多。賣地給開發商沒有聽說拿不出地來,為什麼給學校換個地方,土地就那麼珍稀了呢?   在和睦小學,珍稀的資源,很可能不只是廁所。按照12個班級規模配置的其他設施,如體育活動場所,文娛活動場所,估計都是嚴重不足的。只是其他設施的不足,不如廁所不足那樣緊迫和顯眼。有關部門既然已經“重視”了,那就不應該只重視一個廁所問題,其他問題也應該及時考慮和解決。   (原標題:廁所太小,“重視”太晚太珍稀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